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撒沙 第十二章 在我最孤独的时候 1


  第二天清晨,雨后的薄雾还未散去的时候,袁屿便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早早的下了床。

  从自家米缸里盛了米,加了水。灶底的柴有些潮湿,袁屿只能不断的?#31859;?#21435;吹引火的稻草,柴烧起来了,小脸儿也被熏花了。

  袁屿家里本有几亩田的,可凭袁屿的年纪还照应不了,所以村里商量了之后,便由别人种,每年给袁屿些稻米算是当做租子了。

  固然有些亲戚,可是在袁屿的父亲失足跌入江中之后,那些本就不冷不热的亲戚就很奇怪的同时“销声匿迹”了。

  锅沿滋滋的往一角喷着热气,盛了粥,吃了鸡蛋,袁屿就百无聊赖的坐在门前,一遍一遍的想昨晚已经不记得的梦。

  胡飞满头大汗的跑过来的时候,袁屿正拿着手里的笔在石头上一笔一画的写着字。

  没有关自家院门,所以胡飞径直跑了进来,拉了袁屿的手便往外跑:“我……我爸回来了……”

  胡飞说话时上气不接下气,还隐隐带上了哭腔。

  袁屿一路被胡?#27801;?#30528;胳膊带着往前跑,神色却有些不知所以的茫然。

  跑了一阵,大概是太累了,胡飞才停下来,拿手背揉着眼角,哽咽说:“小屿,我爹快死了……我就要跟你一样了……”

  到胡飞家里的时候,不大的地方已经挤满了了人,闹哄哄的。

  屋门口很奇怪的拿被子吊的严严实实的,黑里儿白面儿的被褥,如同吊丧一样。

  有人在小声议论,也有人在偷偷的翻看着那地上的蛇皮包。

  胡国成脸色蜡?#30130;?#36538;在床上,眼神呆?#20572;?#27809;有一点色彩。

  当胡飞拉着袁屿进来的时候,屋里的议论声压的更低了,望向袁屿的目光中,或多或少都带了些异样。偶尔会诡诡谲谲的指着袁屿嘀咕两句什么。

  袁屿蓦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犹豫着想要出去。

  ?#24202;?#26366;想,床边哭哭啼啼的女人忽然疯了一样冲过来?#30446;?#20102;胡飞拉着袁屿的手,腔调愤怒而怪异的指着胡飞撒?#33579;骸?#23567;杂种,人家都不和这个讨债鬼玩,就你能?#20572;?#25226;晦气带到了咱家!不听话的,你又?#39068;?#20010;讨债鬼往家里带,你非要盼着你爸死了才干?#35805;?#20320;……”

  袁屿猛的抬起头,眼里亮晶晶的。

  “看什么看,以后不许进我家门,你非要把阿飞害得跟你一样你才甘心吗?”

  众目睽睽之下,没人知道,这样的话语,到底会给一个十岁大的小人儿留下多么刻骨铭心的痕迹。

  扬起的头,再一次无力的垂下去了,袁屿肩膀都在抖,他不敢看周围人的目光,那些异样的目光,写满了抛弃和厌恶。

  “哎呦,你看看,昨天我家铁蛋儿好心,还差点被阿飞给揍了,今天可?#33579;?#30475;吧,我就说这个小讨债鬼,跟谁谁晦气……”

  铁蛋儿娘扬?#32426;?#27668;的抒发着昨日的不快。

  袁屿脑子嗡嗡的在响,眼前天旋地转。

  而一旁的胡?#28903;?#32418;了脸,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动作,他挥起了拳头,捶在铁蛋儿娘的腿上胳膊上,?#36335;?#20542;泻了全身的力气,小野兽一样咆哮:“你个毒舌头的娘们儿才是讨债鬼,你全家都是讨债鬼……”

  胡飞被自己母亲打了出来,脸上清晰的带着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当然,还有袁屿。

  江边不远的野枣树下,一?#32972;聊?#30340;袁屿,低声说:“阿飞,你回家看你爸吧,我回去了!”

  江风拂面,吹落了一地林影斑驳。

  袁屿说完,就低着头,头也不回的离开。

  任凭身后的胡飞大声喊:“小屿,你才不是讨债鬼……把我爸带回来的王老爹说,我爸是被猫儿河的野猫叫了魂儿了……”

  说到猫儿河的时候,低着头闷声离开的袁屿,步子微微顿了顿。

  他知道那个地方。

  说是河,如今其实?#36824;?#21482;是个有点水的沟渠。

  二十多年前,那儿的确还是河,可闹饥荒的时候,饿死了人?#36824;?#26448;埋,就丢进去,丢的多了,那条不宽的小河莫名其妙的就断了流。

  ?#36182;?#30340;人的尸骨歪七竖八的暴露在外面,腐烂的恶臭尸气隔几里都能闻到,闻到了少不得都会生一场病。

  后来,几个村的干部弄来了汽?#20572;?#36873;了个日头毒的日子,在里面放了把火,大火在那河里烧了一天一夜,那些横七竖八的森森尸骨就都?#24202;?#35265;了,之后,又?#29467;?#25226;大火留下的?#33108;?#22475;了半人高的土,这才闻不到什么味儿了,只是原来的河也就变成了存不了多少水的沟。

  村里的王老爹对这事儿记得最清楚。

  只是让所有人都奇怪的是,尸气是闻不到了,可那地方有几年一到晚上莫名其妙的总会聚集些野猫在那儿。

  清一色儿的通体乌黑的野猫,叫的人心里发慌。

  村子里的老人说,猫属阴,也喜阴,?#19981;?#24453;在阴气重的地方。

  而或许是在阴气重的地方呆的久了,这样的猫就会通体黑的诡异,民间传言说,这样的,大多都是被地府派来的引魂猫,走?#23396;?#26159;断断不能碰见的。

  这样的说法是真是假,没人知道。

  袁屿同样不知道。

  但是,袁屿想去看看。

  因为没人?#25954;?#34987;叫做讨债鬼,袁屿也不想,特别是当胡飞咆哮着说出:“小屿不是讨债鬼!”的时候。

  独自一人回到了那个冷清的?#20973;?#38498;里,袁屿一整天都没有出门,胡飞也没有来。

  唯一不同的是,经过白天的事,村里的人从袁屿家门口过的时候,都会绕的远远的……

  月色从云层钻出来的时候,一身补丁衣裳的袁屿一言不发的在?#20973;?#30340;家里四处翻找了起来。

  乌云时不时的遮住月牙儿一角,这样的夜色,叫做月黑头。

  同毛月亮一样,这样的月色,是主?#20013;?#30340;。


重要声明:小说“鬼撒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 <menu id="wumke"></menu>
  • <menu id="wumke"></menu>
  • 彩票论坛中国最大彩民交流社区 一首歌里面有星际争霸的语音 广西11选5开奖合法吗 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 筒子拉霸投注 pc蛋蛋开奖结果 热那亚vs恩波利直播 历届南特三大洲电影节 快乐12复式投注 合肥麻将机程序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