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撒沙 171章


  煤矿上的老板这几天特别好说话。

  因为蓝家老大的死,还有矿上那些说不清楚的古怪,梁栓他们谁也没有干活的心思,另一方面,矿井边上下井的设备,也要修,这些?#23478;?#32829;搁时间。

  蓝家老二闹了几天,同来的梁栓他们看样子也没有拦着的意思。

  袁屿知道,梁栓他们其实,只是商量好了想借着这样的机会,再争取涨些工钱。

  蓝家老大的死,固然让身为弟弟的蓝家老二伤心了一阵子,可也仅仅是一阵子而已,在彻底接受了人死不能复生这样的安慰话之后,蓝家老二就开始忙活着盘算自己亲哥哥这条命,能在煤老板那儿换算成多少钱落在自己手里,他可以用这些钱在以后盖一所怎样的房子,讨一个怎样的老婆,亦或者经营一门怎样的营生,总之,忙着思考这些东西的蓝家老二,渐渐?#26408;?#27809;有时间去伤心了。

  如此,兔死狐悲之感过后,蓝家老大的性命,就成了同行人为各自争取利益的最大资本,人的价值多少,似乎永远只能在别人身上得到体现,而无私的人,却通常都是过的最凄惨寒酸的那一个。

  煤矿老板不仅一口应下了梁栓和蓝家老二他们的所有要求,要钱,给!要涨工钱,涨!甚至拍着胸脯保证,这些不开工的日子,工钱照算!

  不仅如此,煤老板甚至再次送来了卷烟,酒,还有?#21830;?#23376;的五花肉,油腻腻肥的发亮。

  蓝家老二也跟着就不闹了,煤老板和他说,要把他哥哥的尸体火化了,把骨灰装起来让他带回去,这也算个落叶归根。

  所有人都心满意足了,尽管袁屿不断的试?#20960;?#35785;着他们这矿上夜间所发生的那些怪事儿,可他们最多只是迟疑一下,在他们看来,按照这样的工钱来算,到了年底,那会是很丰厚的一?#26159;?#20540;得他们冒一下险。

  因此,每逢晚上,袁屿总能看到屋前他们抽着卷烟的身影,烟头忽明忽暗,像在蚕食着他们不甘却又无奈的人生。

  到了深夜里的时候,木屋子里,梁栓铺好了已经被他睡的黑乎乎的床单,也看到了几次欲言又止的袁屿。

  小孩儿学大人说话,只能惹来哄笑。

  梁栓自然从来没有把袁屿当作大?#27515;?#30475;待过,当袁屿开口的时候,梁栓?#35835;算叮?#34945;屿问他说:“梁栓哥,你小时候抓过鸟吗?”

  袁屿的话似乎打开了梁栓的话匣子。

  “抓过,怎么没抓过,小时候我们那儿山上,老多了,什么样的鸟儿?#21152;校?#36910;住了,都烤着吃了!”梁栓得意的炫耀。

  袁屿却抬起?#24120;?#35828;的很?#38505;媯骸?#25105;们把米洒在地上,支起竹筐等着鸟儿雀儿进来,你说,这些鸟儿,也是真的傻,放在平常,稻田里的雀儿多吃了一点儿稻子,都会被人打着骂着赶走,如果我们不是为了抓住它吃掉它,谁会舍得把白米给它吃?梁栓哥,你说对吗?”

  梁栓脸上的得意渐渐的消失了,不说话了,只是蜷着腿倒在床上,把被毯子裹在身上。

  袁屿明白自己的话说的很不讨人喜,梁栓不搭理自己也在情理之?#23567;?br/>
  木头房子不怎么挡风,虽然夜间的风已经没那么凉,可吹在身上,睡?#35805;參取?#36825;样的感觉,很多人都会有,过于敏感的人,甚至在炎炎夏日,吹着电风?#20154;?#19981;香甜,关?#35828;?#39118;扇即使热的满头大汗,反倒能睡得更好一点。

  同样的道理,人在房子里面总会比外面睡的安稳,因为人本身的生气就是一个气场,睡眠也是人体自我气场调节的一个过程,在这个过?#35752;校?#27969;动的风很容易会把人身上这股看不见的气场吹的紊乱,一旦气散紊乱,睡醒之后反而会更加的疲惫,而房屋四面有墙,可以折射回这股气场并聚拢起来,在这样与自身越来越契合的环境中,人睡得自然也就更加安稳,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个房子住没住过人,大部分人一踏进去就能感觉得出来,人的身体是不会骗人的。

  袁屿踮着?#25293;?#26408;头板卡在窗口堵严实了,放好了木板,袁屿就十分的想念太一宗,也想念胡飞,想起潇潇时,袁屿心里就有些失落,那只黑猫既然是潇潇养的,那么,以前胡?#20667;?#20002;魂儿昏倒的原因,一定也是和潇潇有关系了。

  袁屿觉得自己像被人骗了,自己和胡飞对她那么好,像亲妹妹一样……再想起最后潇潇在自己眼前?#29028;?#29483;叼走了辽河里的那条龙脉,袁屿心里就愈发的难过。

  似乎,自己走到哪儿,都不能安安稳稳的。

  梁栓并没有睡,在袁屿出神的时候,辗转?#24202;?#30340;梁栓,轻声喊了袁屿两句。

  袁屿回过头,梁栓微微坐起身子,闷声说:“我以?#25353;?#26469;没有想过,外面和山里的生活会差的这么大。”

  不等袁屿说话,梁栓呵呵笑了笑,对袁屿说:“我想以后过的体面点!像咱们这样什么都不会的人,冒些险,不亏!无非是井下危险点,干活的时候,自己多留个心眼就是了!”

  梁栓说完这些话的时侯,袁屿回过头,惊的退后了一两步,梁栓以为生了何事,起来点?#35828;疲?#30475;着袁屿泛白的?#24120;?#38382;袁屿:“你怎么了!”

  袁屿摇摇头,只说想尿尿,就推门出去了。

  在出门的一瞬间,袁屿就打定了主意,他不打算再回来了,方才点起灯的那一刻,袁屿看得更加清楚,梁栓的嘴角似乎凭空长出了一片泛着青色的绒毛,细看却又什么都没有,而嘴角往下,不知道是不是烛光黯淡的原因,显得极其的晦暗。

  这些气色,仿佛就是在梁栓的脸上一瞬间生长出来的一样。

  以前相人哥曾告诉过自己,说,青晕遮口,神仙难救,而地阁处蕴映黑气,则主?#20013;?#31435;至。

  袁屿绕过了那口在月色下隐隐泛着血光?#30446;?#20117;,绕过了罗老头住的那间小房子,能做的,袁屿都做了,论打架,他打?#36824;?#36825;里的任?#25105;?#20010;人。

  绕过了这片矿区,即将看到来时的?#25151;?#30340;时候,袁屿耳边,就再次有小孩儿的嬉笑声响起,路边,不知何时多了些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儿,围着他打圈圈。

  袁屿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些月光下并没有影子的小孩儿咧着血红的嘴巴冲他笑。

  宁见鬼哭,莫见鬼笑,会笑的小鬼儿,都是来索命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重要声明:小说“鬼撒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 <menu id="wumke"></menu>
  • <menu id="wumke"></menu>
  • 比特币以太坊 三国杀网页版可以加好友吗 cf手游下载单机破解版 好多寿司援彩金 2007福彩3d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是私人的 非常幸运电影完整版 霍芬海对勒沃库森 天天炫斗新武器天下无双 富勒姆德国球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