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撒沙 182章 鬼火


  章彦踩着一叶乌篷船,半蹲在船头,手里从船舷挂着的布袋里抓了一把麦黄色的婆婆酥,往嘴里咬了半颗,满嘴的芝麻甜香沁的腮帮子痉挛,章彦就毫不犹豫的随手洒进了江水里。

  曾经,长江水每逢流经此段就会变的异常浑浊。

  而由于打井至深时地下涌出的水呈黄色,又加上人死后埋于地下,所以民间常常认为,黄水通阴阳,即能养活人,也能引渡鬼魂至地下死亡之地。

  撑船的土家族男人十分不理解章彦为何如此的作贱粮?#24120;?#21364;也不好搭话,只能惋惜?#30446;?#30528;水面争食的鱼一点点的把点心啄了去。

  按照撑船的土家男人所说,这片江水,常年青绿,除非是在下雨的时候,才会变的浑黄。

  章彦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远远?#30446;?#30528;苗岭的方向,?#22836;?#21648;把船靠岸。

  土家男人自然没话说,这个身形枯槁,相貌不讨喜?#30446;?#20154;在自家住了两晚,就挑在这个时候,让自己把他送到这儿,?#31456;?#32780;出,夜深方至。

  土家男人并未埋怨客人的无理要求,只是很奇怪,这条水路,客人反倒显得比自己?#25346;?#29087;悉。

  下船的时候,章彦只带走了随身的东西,撑船的土家男人好心的提醒章彦有东西落下了,章彦也不停下。

  土家男?#37221;?#22909;作罢,那布袋里装满了客人路过江边古镇时买的东西,糕点小吃,买了很多,可这客人也不知嘴刁还是如何,一?#20998;?#35265;咬了半块点心。剩下的大部分都在鱼肚子里。

  粮食很金贵,没得到理会,土家男人看了看天色,就调转了船头,此时回去,还能在天亮时赶回家里。

  章彦并未走远,他只是花了些个时间,以黄纸折了七?#35805;?#25484;大小的纸船,人渡?#26377;?#33337;,鬼也是。

  咬破了手指,章彦小心翼翼的想用血渍在纸船底各写一个“冥”字,但无奈那枯枝一样的指节已经挤不出足够的血液出来。

  章彦知道,他的身子还会继续?#30446;?#36133;下去,到有一天,形如枯木,那他便再也吃不进这人世间的美食了。

  仅有的一只纸船放在江面的时候,倒映在江水里的月影就变得斑驳起来,自船底,渐渐?#24515;?#19968;样的红晕开始扩散。

  撑着船还未走太远的土家男人从船舱里随手?#35835;?#20214;衣裳穿上,撑船很费力气,满身的汗,血管里火烧一样,却偏偏脊梁上像贴了一块冰。

  回过头时,土家男人两腿就有些软了,身后满江绿莹莹的鬼火,孔明灯一样漫无目的游荡……

  。。。。。。。。。。。。。。。。。。。

  苗岭,曾一?#21364;?#34920;?#26031;?#24030;,这条位于湖南西部长达二百公里的山脉,几乎隐藏着湘西所有的神秘。

  每逢夏至,气候和雨水?#21363;?#21040;了虫类所生存的最佳状态,这个时候,对于蛊寨的姑娘家们来说,是最为郑重且庄严神圣的时节。

  洛家蛊寨的姑娘们,在年满十二岁的这一年初夏,就可以出来?#32610;?#36866;合自己的昆虫幼虫作为本命蛊的蛊?#37073;?#21313;八岁之后嫁了人,这一辈子可能就再无拥有本命蛊的机会了。

  为何是十二岁,相传,是?#20174;?#21476;时雪岭山脉的一个神秘部落。

  世间蛊有很多?#37073;?#27931;家蛊寨的姑娘们是决计不会养毒蛊的,她们甚至是痛恨那种把毒虫养在封闭容器里彼此吞噬的恶毒养蛊方式的。

  洛家蛊寨的?#23110;?#24471;了本命蛊,便有了习蛊术的资格,这样的姑娘家,在寨子里以?#32610;?#20010;苗岭,都是很有地位的。

  寻蛊种不能白天寻,白天见不到幼虫,长大的昆虫不是太丑就是太臭,姑娘家们不?#19981;叮?#27604;如蝉和蚕,大概也是因为如此,一代代传下来,洛家蛊寨的姑娘家,夜晚的视力会显得格外的好。

  不需要手电筒,也不需要挑灯笼,带上爹娘打好的糯米糕撒上糖霜,洛家蛊寨的姑娘家们就可以在苗岭里过一晚上,自然,还是要有一个长辈一同陪着的,以防万一。

  很少有姑娘家能在十二岁的这一年就能一次性?#32610;?#21040;适合自己的本命蛊的,洛归荑知道,到了十七岁的年纪还未找到适合自己的蛊?#37073;?#20877;想?#39068;?#23376;里的蛊术学好,已经没有太大?#30446;?#33021;了,同自己一般大的姐妹们很多已经放弃了受这份罪,归荑姑娘不甘心,至少,得了本命蛊,蛊术且不说,至少本命蛊会守护着自己有个平安无病的身子,容颜也老的慢些。

  归,通假字馈,荑,初生的茅草,古有赠白茅草以?#26223;?#24651;,爹娘给自己取名归荑,取于诗经?#27602;才罰?#23601;是希望自己做个?#26408;?#30340;姑娘长大了嫁个好郎君。

  归荑?#36393;?#23454;如自己爹娘所愿,只是性子还是少不了苗家姑娘骨子的执拗。

  好月,微风,寨子里特制的香包挂在身上,蚊蝇也不敢来骚扰。

  归荑姑娘指尖挑着一只肥硕的幼虫,有些欢喜的给同来的长辈看:“阿婆,这个怎样?”

  洛英向来是和蔼的,从不会去责?#29976;?#20040;,看了一眼那肥硕的虫子,就让归荑带着比自己年纪小的妹妹们换个地方。

  归荑姑娘不明白,却依旧听话的弃掉了,安静的搀起洛英:“阿婆,您都这么大了,为什么不让寨子里的姐姐们陪我们下来呢,您好好歇着才是!”

  洛英眼底闪过一抹哀色,并不回答,只是指着?#36824;?#33617;姑娘丢掉的那蛊种说:“那是尸虫,?#32933;?#34506;用的,能长这么大,应该吸收了不少尸气,这附近啊,多不是什么好地方!”

  归荑姑娘脸色有些白,丧丧的说:“我怕是和本命蛊没有缘分啦,真羡慕那些在十二岁就能找到本命蛊的姐妹!”

  洛英叹口气:“不比以前了,现在能做本命蛊的蛊?#37073;?#36234;来越难寻了,况且,得了本命蛊,与本命蛊相融的过程,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况且,有了本命蛊,固然能守护你有个好身子,可是啊,从此也就与本命蛊不能割舍了,本命蛊离体,?#22836;路?#34987;抽走了精气神,变得很虚弱,而且?#26031;?#19968;体同命,人死蛊消,蛊消人亡,咱们寨子里啊,也只有一个丫头在很早就得到了与自己异常契合的本命蛊,契合度越高,?#26031;?#36234;是难以割舍分离。”

  归荑姑娘?#36828;?#36807;滤了洛英后面的话,羡慕的说:“阿婆,我知道,你说的是洛离姐姐,真好!?#32972;?#22905;是怎么找到本命蛊的?”

  洛英沉默了会,眼中也浮现了一抹疑惑茫然和遗憾:“小离的本命蛊,是雪虫,是?#32972;?#26412;命蛊自己找向她的,这雪虫啊,活人命,唤生魂,可阿婆至今也只见过这一次,这种蛊虫只在雪岭有,咱们这儿从不曾出现过……”

  归荑姑娘吹响了手腕上莺啼声一般的哨子,唤回四散的姐妹们去另一片山林子。

  可就是这个时候,有小姑娘大哭着跑过来?#36466;?#27931;英的袖子,直说外面的江河上,有一大群鬼火飘过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鬼撒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 <menu id="wumke"></menu>
  • <menu id="wumke"></menu>
  • 天龙八部手游卡牌获得 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派对之夜登陆 亲朋棋牌代理金币 疯狂之七官网 天龙八部手游吧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 德州扑克桌子 就爱棋牌金蟾捕鱼游戏 财富之轮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