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撒沙 199章 我来还钱


  二爷体内尸毒未净,死后忌入土,否则难免生出变故,惹出祸乱,这是卜羲怀文离开时交代给那些喽啰最后的话。

  出了门,路上还未有行人,只有三三两两的灯火,卜羲怀文揉着脸,满心的茫然。

  他不想评价二爷这糟糕的后半生,人总得给自己找个希望活下去,?#36824;?#37027;希望真假存在与否,自己坚信就?#33579;?#23454;在找不到的话,那就编一个,然后欺骗自己到终老。

  相比于二爷,卜羲怀文此刻更在意的,是那金刚魂,还有二爷讲述中,所遇到的那老道,当然,还有今夜卜曦家的大?#36873;?br/>
  。。。。。。。。。。。。。。。。。。。。。。。

  卜曦家寨子里的木楼上,惜?#26223;?#20506;着栅栏,把脸藏在残月照不到的阴影处,打量着眼前这个满脸倦色的蛊寨姑娘,这姑娘?#35762;?#35828;她是来报信的!

  只是不知道报什么信,惜尘不是卜曦家的人,便犹豫自己该不该开口询问。

  洛归荑站了会儿,见没有得到惜尘的回应,便踮着脚丫靠着栅栏在惜尘身边坐下来,苦恼?#30446;?#30528;手里磨破的鞋子,蹙紧了眉头。

  惜尘却显得更加慌乱了,绷直了身子站起来。

  洛归荑眼睛亮了亮,眉头舒展开来,仰着头满脸惊喜?#30446;?#24796;尘:“你是个道长?#38752;?#40763;子的道长?”

  惜尘身子便绷的更紧了,干巴巴的站住,像被人戳破了面皮,愠声说:“关你?#38382;攏俊?br/>
  归荑姑娘穿好鞋子,怯怯的垂下手,把手臂埋在身子里:“洛英奶奶很?#19981;?#36947;家人呢!”

  惜尘?#35835;?#24867;,沉默着迈步走到窗前,见屋里的小道姑?#20011;?#30561;了去,才放下心来,揉了揉酸涩的眼角,回过头涩声和洛归荑说:“你若要报信,寨子里的人都在祠堂那边!找我是无用的!”

  归荑姑娘?#20011;?#20840;无了分寸,只一连声的哦哦应着,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身子却不动分毫。

  惜尘疑惑:“你还不去?”

  洛归荑这才啊呀反应过来,跌跌撞撞的却差点又绊倒在楼梯上。

  惜尘深吸了口气,从屋里挑?#35828;?#20986;来:“你不看路的么?”

  洛归荑下意识的接?#35828;疲?#28857;头却又摇头:“能看清路的,不用挑灯我也是能看的清路的,我只是第一次见?#20132;?#30340;道长!”

  话还未说完,洛归荑的脸色渐渐的白了。

  清脆的铃铛声在夜间若隐若无,惜尘竖耳听了片刻,头皮忽的炸开了,这铃铛之声,初闻清脆,再闻便能嗅出一丝诡异在其中,听三声之后,这铃铛声?#36335;?#33021;摄走人的魂魄。

  惜尘紧紧的关好了小道姑的屋门,翻身跃下?#35828;?#33050;木楼,在地上顺势打两个滚儿卸去力道,就牢?#25991;?#36215;手诀守在不远处的寨子门口。

  山间水气重,愈发显得夜色迷蒙。

  惜尘抬头看看,那一弯残?#20081;丫?#34987;乌云遮住,而此时,又来了一阵急促的风,风散时,寨子门口渐渐的走来数道人影,看到惜尘,为首那个骨肉如柴的人,停下摇?#38382;?#37324;的铃铛,用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珠子直?#22402;?#30340;盯了惜尘一会儿,无所谓的笑了笑。

  惜尘有些动怒:“哪来的妖人?”

  那枯瘦的人舔舔干裂的嘴角,左右四?#35828;目?#20102;看,扯着怪异的腔调:“昆仑峰上一窝草,昼夜青青不见?#24076; ?br/>
  这人话落,惜尘还未及明白这人喊这半句咒语是?#25105;?#24605;,身后忽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老族长死死攥着?#29031;齲?#38754;色凝重,看着来人,低声回道:“冥冥元始天上尊,邪师邪法鬼无门,若遇青脸鬼面人,天罗地网杀其身!章家接煞人的余孽,你既然记得我宗祖卜曦辰砂所留谒言,还敢前来受死?”

  章彦笑而不语,抬手轻摇了铃铛,身后的人影身上蒙着的黑袍脱落,露出张张残破不全狰狞的脸来。

  惜尘看到那些脸上沾染的烂铜钱,额头就渗出了微微的汗渍,古时邪士以铜钱覆死人之面,避过鬼差引魂,便可把死人的三魂牢牢的锁在尸体之内,再以秘法葬于地下,成养?#20998;?#23616;,时日越?#33579;?#29022;气便会越重。看那烂掉的铜钱,显然这些尸煞绝非是短时间内养成的。

  而另一边,卜曦家的众人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些。

  老族长看了卜曦绍礼一眼,后者也不多言,抽出木剑,双指自剑锋划过,血?#26454;?#32418;桃木剑身,剑身之上密密麻麻的淡青色冷芒的符文不断流转,在赤红的剑身上格外醒目。

  卜曦绍礼之后,卜曦家其余众人?#27493;?#22914;此。

  卜曦绍礼冷笑,冲章彦道:“你即是章家接煞人余孽,便于我等同根同源,既如此,你该知晓,你这些养?#20998;?#26415;,我之一脉?#21152;?#24212;对之法!”

  章彦仍不言语,只是眼中的嘲弄之意愈发的明显。

  如此神色,卜曦绍礼自然不快,捏剑而起,脚下迈动步罡。

  随着脚下步罡迈动,剑刃在地面上刻下一个‘’字,惜尘自然认?#33579;?#27492;乃五雷讳字其中之一。

  步罡踏?#24076;?#21340;曦绍礼立身于五雷讳字之上,手中桃木剑却带着雷霆之音?#26029;?#31456;彦,而让惜尘略微震惊的是,这剑身之上所包含的雷意竟勾动夜空,使之隐隐有?#27515;?#21183;滚滚作响。

  可正是这样一柄带着五雷讳字的剑,在斩至章彦面前时,却被一双枯瘦的手指掐住了,连带着那雷势销声匿迹。

  惜尘皱眉。

  卜曦绍礼满脸惊骇,质问章彦:“你区区一个章家接煞人残门余孽,历经数百年,传承怎会比我卜曦家还要完整?”

  章彦双掌托起剑柄,?#24178;?#21988;笑:“你才刚说过,我章家与你卜曦家本同根同源,我章家的手段,你们熟悉,你们的那些手段我章家又何尝不熟悉?#21051;?#33509;,倘若?#32972;?#27809;有卜曦辰砂那厮,你当真以为,被悉数灭绝的,还会是我章家吗?”

  说到最后,章彦?#35813;?#19978;浮现一抹悲色?#22836;?#24594;,然而,只片刻,章彦眼中的怒火就散了,换之嘲弄?#30446;?#30528;卜曦家的众人:“卜曦一脉存于世间不知几千年,而卜曦辰砂年纪轻轻,死时?#36824;?#32780;立之年,未曾婚娶,更不曾有后代留下,尔等为何奉他卜曦辰砂为你一脉宗祖?还不是因他卜曦辰砂一双辩生灵眼,可堪破我接煞人一脉的接?#20998;?#26415;,又传下镇尸纹、刻魂灯之法于尔等,才使我接煞人一脉手段毫无用武之地!他一人天资,救了尔等一族!?#19978;?#21834;,他卜曦辰砂一人占尽了你赶尸一脉几百年的天资气运,自他之后,你赶尸一脉再无奇才出现,只剩尔等这些庸碌无为之辈,传承十去八九,难堪大?#33579;?#24223;话少数,倘?#32690;?#21340;曦辰砂?#20011;?#36820;世也就罢了,如若不然,嘿……”

  章彦眯着眼,望向卜曦家祠堂方向。

  这样的话,谁听了都会不舒服,老族长沉声说:“即便我卜曦家传承不复往日,也不是你一个接煞人余孽带几具养成的尸煞便能撼动的!”

  言罢,老族长盘腿而坐,自怀里小心翼翼的摸出一沓符篆来,看到那些符纸颜色的第一瞬间,一旁的惜尘眉头就跳了跳,画符一道,金银紫蓝黄,少数人能画出青色,而旁门左道之人所使的符篆,因修行术法之故,多偏乌色。其中黄色符篆最为普通,只因这世间玄门画符之人,大多数人的道行?#25163;?#36807;于?#25509;梗?#21482;能画出黄符。而能画出金色符篆的,惜尘即便在道门典籍上,也没有翻?#39029;?#20960;个人来。

  老族长手中那一沓符篆蓝色居多,间或有?#21018;?#38738;色紫色。

  而让惜尘最为动容的是,那一沓符篆之上,每一张符篆最下方,都留有一行小字,最怪异之处在于,那行小字,细看时,只觉得头昏眼花,粗看却又无法辨认。

  惜尘只能?#32769;?#36777;认出那?#21018;?#34013;色符篆写着的卜曦某某的字样,倒像是人的名字。

  听到惜尘嘴里的默念声,老族长轻轻抚拭着那一沓符?#21073;?#26377;些意外?#30446;?#30528;惜尘说:“这都是我赶尸一脉历代有天?#25163;?#20154;晚年以魂力所留,只是,这里面最年轻的一人距今也有近百年了!的确如那接煞人余孽所说,我卜曦家,?#20011;?#30334;年无天?#39318;?#36234;之人出现了,我那怀文孙儿?#22993;?#24378;是不错!汉家郎,你算是个有天份的,若道行?#36824;唬?#26159;无法辨清这上面我祖上之人以魂力所留的字迹的!”

  老族长将那一沓符篆高举在头顶,向祠堂方向盈盈下拜,这时,那一沓符篆渐渐凭空而起,分立在卜曦家寨子上空,与此同时,卜曦家的祠堂里飘飘忽忽的?#27801;?#21313;数道摇曳着的灯火虚影来,最后各自融入一张符篆之中,灯火散开化成十数道青袍青帽的虚影捏剑指而立。

  老族长忽然开口:“百神安位,列代神公,护佑我等灭煞除凶!”

  老族长话语一落,半空中那些青衣青帽的虚影便各自睁眼,眼中气势凌厉,各自抬手指尖翻转,缓缓张口,十数道虚无缥缈的吟咒声传出,与此同时,卜曦家祠堂屋檐上所悬挂的那一排招魂铃竟微微的摇晃起来,每逢卜曦家一?#26031;?#21435;,逝者所留招魂铃便会悬挂于此。

  卜曦绍礼大喝:“捆尸索!”

  便有卜曦家的人各自从怀里摸出极细的一团绳子出来,那绳子却是用不认识草编成的,在以前,卜曦家行尸?#19979;罰羲?#36214;尸体过多,则用这种草绳把所赶之尸相隔六七尺绑上连成一排。

  卜曦家众人将绳索相连,围在章彦身侧,牢牢的将这一片空地分成七个区域,章彦以及那几具尸煞位于中间。

  空中那十数道虚影,齐齐抬手,那一排招魂铃中,十数只铃铛同时散出青芒,落在那十数道虚影手中,漫天急促的招魂铃声。

  “我早说过,倘若你卜曦家只能用祖上留下来的手段保命的话,那也就到此为止了!”章彦静静?#30446;?#20102;良?#33579;回?#30340;从怀中摸出一个极小的马灯,掀开灯罩,?#38405;?#25351;头捻灭了其中一豆绿油油的火苗。捻灭火苗的那一瞬间,地面混着露水的泥土如跳蚤一般来回滚动,圈内鸡?#24049;?#20914;直撞,家蛇吐着信子出洞,如亡命奔?#21448;?#29366;。

  空气中?#36824;?#28372;天的扈气冲天而起,惜尘勃然变色,脱下身上的道袍铺在身前三尺处,咬破指尖在道袍上太极图上横画一道血印:“人来如隔?#21073;?#37034;来如隔山!”

  同时,就在他最后一个字说出口,章彦身?#24076;?#37027;十数道尸煞的身影?#20011;?#20914;到了跟前,却在那道袍之上?#33108;玻?#22987;终无法再往前迈一步。

  正当惜尘松口气时,让所有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

  那十数道尸煞,干瘪得嘴唇分明蠕动了几下,几道怪异刺耳的声音传出,接着,那十数道僵煞竟同时扣指掐诀,脚下步罡起,动作之快,让惜尘猝不及防。

  反应过来时,惜尘终于意识到这几具僵?#36820;目?#24598;之处了,他从未听说过有邪物可?#20113;?#35776;?#24618;?#30340;。

  夜空的月色?#39038;?#30528;这十几具尸煞迈动的步罡变得猩红,步罡踏?#24076;?#37027;十几具僵煞自夜?#25214;?#19979;一道猩红月光,在各自掌心写下一个‘镇’字,拍向半空中的虚影。

  惜尘身前那道袍轰然破碎,前所未有?#30446;?#24807;,向来道术都是用来杀鬼除恶,可今日这般,当真如乾坤颠倒。

  当那猩红的镇字落下时,惜尘再顾不得其他,双指捏印,挡在卜曦家众人身前:“赫?#25214;?#38451;,日出东方。天尊真人,护我身旁,赐我灵光,扫尽不详!”

  惜尘言罢,巨大的金芒笼罩在身前,却又转瞬碎去,惜尘衣衫尽裂,倒地挣扎,半空虚影散去,卜曦家中?#35828;?#22352;在地上,身上的镇尸纹涌现又消失如此反复,似随时有崩溃之势。

  老族长骇然?#30446;?#30528;眼前这一切,绝望的指着章彦:“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即便接煞人一脉手段最歹毒之时,也做不到如此逆天之举!”

  章彦咧嘴冷笑:“我说了,除非卜曦辰砂今日在此,谁也保不了你卜曦家!”

  身后的木楼里,有人在喊:“师兄!”

  惜尘擦去嘴角的血沫,眼中闪过一抹?#21482;牛?#22238;过头,小道姑睡眼惺忪。

  章彦眼中闪过一抹惊喜:“拿来练鬼娃娃!”

  话未说完,膝盖处却一痛,惜尘张大了嘴从自己膝盖上咬了一块布下来。

  章彦一脚踢开惜尘,正要往前走,身子却颤了颤,猛的转头看向老族长,却见老族长手里捧了一块黑狗皮缝成的锦?#25671;?#32769;族长拿刀子剪开了上面绑着的金线,里面的物什只露出一角,章彦就遮起眼连连后退。

  惜尘也下意识望过去,眼睛却如针刺一般巨痛。

  “此乃我祖辰砂得一道人所?#20572;?#35328;若我卜曦家五百年内遇劫,燃此金符,生机当现!”老族长近乎虔诚的颤声说出这些话。

  而那锦囊中,却抖落出一张闪着金茫的符篆来,起初看不清上面的字迹,待落至地面,便化作一团火星,?#32769;?#26377;一‘命’字若隐若现。

  待火星消失,天际却?#22238;?#30340;下起瓢泼大雨来,毫无征兆,初夏的第一场暴雨就这么落了下来。

  章彦看着漫天的雨丝,仰天哈哈大笑,笑得喘?#36824;?#27668;来,捞了一把雨水,递到老族长跟前,拍着老族长的脸:“我的族长爷爷,这…哈哈…这就是你说的生机?”

  老族长木然不语。

  笑着笑着,章彦却停了,因为大雨之中,卜曦家寨子门口摇摇晃晃的走进来一个人影。

  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等那人影走近了,老族长万念俱?#25671;?br/>
  章彦却长松了一口气,怒骂:“小畜生,你过来做什么?”

  雨水落在袁屿身上,如同浇在?#24826;?#20043;上,蒸腾起一团团的白雾,滋滋作响。

  袁屿站在章彦跟前,不为所动。

  章彦揪着袁屿衣领子把袁屿撕扯到跟前,狠声道:“我问你话呢!”

  袁屿仰起脸,头发黏在额头上,眼神盯着章彦。

  章彦忽的有些怯。

  袁屿摊开攥紧的手,露出满手的灰烬:“我来还钱!”


重要声明:小说“鬼撒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 <menu id="wumke"></menu>
  • <menu id="wumk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