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田園紈绔妻 533 日思夜想的人兒(爆21)


  程母是無比的后悔當初自己的眼瞎,你說就怎么給程明找了個這么個東西呢,沉不住氣不說,就連家里的利益也不放在第一位。

  程母動了怒,程夫人不敢再說什么,萬分委屈的坐回了椅子上,氣的心里疼。

  程母看了她一眼,沒再管她,看著程骕,轉了話題:“骕兒,來,你坐下,祖母給你說件事。”

  程骕在程母下方坐下:“祖母,請說。”

  “你也老大不小了,京城里和你一般大的男兒,孩子都好幾個了,祖母以前看你在外面奔波,想著你自己能找個可心意的,便也沒有管你。可你看看,你到現在也沒找到一個,祖母愁的整夜整夜睡不著覺,便讓人四處給你張羅親事。這不,有幾家小姐不錯,也送了畫像來,我和你祖父把你爹娘叫來,正想著詢問他們哪個適合你呢?既然你回來了,正好,你自己看看,挑一個,祖母讓人去下聘。”

  說罷,讓身邊的丫鬟把放在自己面前桌上的畫像拿到程骕面前。

  程骕看也未看:“祖母,骕兒暫時還沒想過成親之事,這以后再議吧!”

  “那怎么行,若是再拖下去,好姑娘可就沒有了。”

  程骕看了程明和程夫人一眼,收回目光,道:“祖母,孫兒想要找個情投意合的,府里已經整日不得安寧了,如果孫兒再找個不順心的,恐怕以后家里永無寧日了。”

  程母一噎,看向程夫人和程明的眼光帶了幾分惱意。

  都是這兩個不成器的東西,整日里吵吵鬧鬧的,影響了骕兒,如今是連親也不敢成了。

  程骕站起來:“祖父、祖母,如果沒有什么事,孫兒回去了。一路上趕回來,孫兒累了,想回去沐浴后,休息一會兒。”

  “你快去,你快去!”

  聽他如此說,程母心疼不已,對他揮手。

  “爹、娘,我回去了!”

  程明嗯了一聲,程夫人沒說話。

  程母越發生氣了,等程骕走出院子,不見了身影,再次呵斥程夫人:“骕兒好歹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你看看你的態度,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抱來的,以后再讓我看到你這么對她,我即刻給明兒抬了人過門。”

  程骕回了自己院子,命人打了熱水來,舒舒服服的泡了一個熱水澡,換身干凈的衣服,讓丫鬟給自己收拾了幾身衣服,拿著坐上馬車去宅院。

  剛走了沒多遠,馬車突然停下,車夫稟報:“少爺,老爺的馬車在前面!”

  車夫剛說完,程明的一名隨從跑過來:“少爺,老爺說跟您一起過去看看顧小姐!”

  程骕靜默。

  隨從恭著身立在馬車前,不敢離開。

  好半晌后,馬車內才傳出程骕不怎么高興的聲音:“跟著吧!”

  隨從跑回去稟報

  程骕馬車在前,程明馬車緊隨其后,跟著來到宅院。

  管家迎出來,看到程明,愣了一瞬,趕忙見禮:“老爺!”

  程明淡淡看他一眼。

  管家心里一緊,額頭上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讓廚房多做幾個我爹愛吃的菜。”

  程骕吩咐著,領著程明進了府門,先去了自己院子內。

  “我回家以前,讓那丫頭休息了,不知道她現在睡醒沒有,您先坐下,我讓丫鬟過去看看!”

  “不用了!”

  程明往椅子上一坐:“左右我也無事,多等一會兒也無妨,讓那丫頭多休息一會兒。”

  父子倆好多時日沒有單獨坐在一起說過話了。

  程明話說完,屋子陷入寂靜,兩人誰也不知道該開口說什么。

  好一會兒后,還是程明先打破了這種僵局,問:“你說的美容館是做什么的?”

  提起這個,程骕兩眼放光,把顧雅箬的美容館里的項目說了一遍:“爹,你不知道,那個丫頭的煥顏閣有多火爆,要不是她沒有做大的心思,恐怕這大厲國到處都會遍布她的產業。”

  程明也來了興趣:“真有你說的那么好?”

  程骕點頭:“當然,用日進斗金形容也不為過,等咱們的開起來了,爹可以看看,到時您就知道了。”

  父子倆有了話題,聊開了,聊了小半個時辰以后,管家在院子里稟報:“少爺,飯做好了,您看……”

  “去看看那丫頭醒了沒有,醒了,咱們立刻開飯。”

  “顧姑娘早就醒了,和顧耀少爺說話呢。”

  “耀兒也來了?”

  程明問。

  “來了,跟著過來看看之兒,我看他這兩年磨練的不錯,便沒有阻止他。”

  “讓他們兩人過來!”

  程明吩咐。

  管家頓了下,轉身去喊顧雅箬和顧耀兩人。

  想著很快就要見到程嫣之了,顧耀心里興奮,走路的步子都輕快了許多,結果一進門看到是程明,笑容僵在了臉上。

  顧雅箬神情自若的打招呼:“程伯父!”

  顧耀這才回神,結結巴巴的喊:“程、程伯父!”

  程明笑著點點頭,指著一邊的椅子:“坐吧。”

  兩人規矩坐下。

  程明打量顧耀,皮膚似乎是白了一點,身上的懦弱之氣,則是完全的退去,雖然在他面前還是有些不安,但相比兩年前已經很好了。

  再看看顧雅箬,小丫頭已經長大了,亭亭玉立,活脫脫一個小美人。

  點了點頭,臉上的笑意加深:“一晃眼,兩年不見了,顧姑娘長大了。”

  顧雅箬露出笑意:“程伯父還是風采依舊,還是我們當初見到的模樣。”

  程明愉悅大笑,摸了摸自己鬢角的白發,搖了搖頭:“我老了,白頭發都有了。”

  不止是人老了,心也老了,做什么都提不起興致。

  “程伯父說笑了,您正值壯年,哪里會老。”

  程明又是一陣大笑,發自內心的那種。

  程骕看的有些出神,他都不記得程明有多少時日沒有這樣開懷大笑了。

  “耀兒,你家里人如何?”

  笑完以后,程明不著痕跡的打聽馬氏的消息。

  “多謝程伯父掛念,他們一切都好,我娘來時,還讓我代她向程伯父問好,說讓您閑暇了以后,去清水鎮轉轉。”

  程明眼中似乎有亮光閃過:“你娘真的這么說?”

  顧耀點頭。

  “好!”

  程明似乎更加愉悅了,“我改天有空一定去!”

  管家擺上飯,幾人邊吃邊聊,聊的興起,一直聊了兩個多時辰,看夜色沉了下來,程骕才出聲提醒:“爹,小丫頭他們趕了兩天的路也累了,該早點休息,你差不多也該回家了。”

  程明看了眼夜色,站起來,笑著道:“你們好好休息,等改日有空,我再過來。”

  幾人送他出去,看他上了馬車走遠,才往回走。

  走了幾步,顧雅箬感覺有些不對勁,問:“大少爺,你不回去嗎?”

  “你這說的什么話,你們是我的客人,獨自將你們放在這里我可不放心,我不回府了,陪你們住在這里。”

  顧雅箬也沒多想,回了自己屋內。

  程骕和顧耀兩人也各自回了自己院中。

  而厲王府內,厲飛差點把手里的茶盞捏碎了。

  “世子?”

  福來提著心,顫著膽的輕聲喊。

  “你說程骕也住在那個宅子里?”

  厲飛聲音陰沉,有著壓抑的狂怒。

  福來咽了下口水,悄悄后退了一步:“是、是的。”

  厲飛將茶盞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站起身往外走:“讓他們清理了障礙,我要過去看小丫頭!”

  ……

  夜深人靜,厲飛如進無人之地一般來到顧雅箬住的院子,走到門邊,停下了腳步。

  有些膽怯,快兩年了,他都沒有見過小丫頭,不知道小丫頭如今長成了什么模樣。

  福來看他到了門邊,不動了,心里那個著急呀,恨不得上前去,替他把門打開。你說日思夜想的,這人都到了眼前了,怎么反倒猶豫了呢。

  厲飛深吸了一口大氣,才輕手輕腳的打開門,走了進去。

  福來這才松了一口氣,眼光落在了月曦住的屋子上,腳步似有意識般走了過去。

  厲飛直接走到顧雅箬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小丫頭長大了,長開了,越發的標致了,紅唇也……越發的誘人了。

  厲飛這樣想著,腰已經彎了下去,眼看就要親到顧雅箬的嘴唇了……,

  “你來了!”

  顧雅箬出聲。

  厲飛的動作頓住,看向她。

  顧雅箬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

  厲飛絲毫沒有被抓到的窘迫,反而臉上露出笑意。

  顧雅箬漂亮的大眼睛忽忽悠悠的眨了兩下。

  厲飛的心也跟著忽悠起來,低聲嘀咕起來:“正好!”

  正好什么,顧雅箬還沒反應過來,紅唇已經被噙住,厲飛的氣息將她重重包圍起來。

  一番糾纏,顧雅箬喘不上氣來了,用手捶打著厲飛的后背。

  厲飛這才放開她,微微喘息著看她。

  紅唇泛著光澤,更加的紅潤,也更加的……誘人。

  厲飛嘴唇又壓了下去,手在她身上移動著。

  顧雅箬軟成了一灘水,任由她為所欲為。

  “你什么時候才能長大?”

  厲飛嘴唇移到她的耳邊,低喃。

  顧雅箬輕笑起來。

  厲飛有了惱意,低頭咬了她一下,看她白皙的皮膚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記,才惡狠狠的說:“你個沒良心的小丫頭,我咬死你算了!”


重要聲明:小說“田園紈绔妻”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 <menu id="wumke"></menu>
  • <menu id="wumke"></menu>
  • 11选5中奖助手江苏 足球总进球概率 91y街机捕鱼官网 快乐10分8个号中了多钱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 福四川时时直播 福彩3d开机号走势图表 11选五走势图陕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 任八必中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