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劍長安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君不見(二)


  君不見(二)

  這位富家公子自然不會如徐長安進城一般四處亂轉,他直接到了城南,進了一個小巷子。

  居住在城南的,大多是些窮人。

  這位富家公子沒有過多的顧忌,他風風火火的朝著城南趕去。

  偶爾也有人駐足,看向這位富家公子,奇怪他怎么會去城南的貧民窟,可也沒有人會問上一句。窮人都自顧不暇,哪里會關心他人;富人們大抵知道南鳳終會告破,開始自危了起來,更沒有心思去關注他人。

  富家公子朝懷里掏出了一張地圖,上面畫的是南鳳城布局圖,一張四四方方不大的紙,自然不能將各個街道都畫出來,上面能大致看得出方位就不錯了。

  富家公子拿著這張紙,有些頭疼。

  他恨不得自己拿出筆墨來重畫一張,他嘆了一口氣,看著紙上的紅點,看看面前破舊的茅草屋,有些狐疑。

  “死老頭,你又偷老子的床板。你讓老子以后睡哪?隔三差五的就來鋸老子床板。”一個穿著極臟麻衣的老窮酸走出了門,走向了另外一側的房間,那里就是他口中死老頭的臥室。

  緊接著,一陣陣吵鬧的聲音傳了出來,最后以窮酸儒生捂著鼻子罵罵咧咧的走出門而告終。

  “你等著,老子改天一定要把你那紫楠木偷了丟茅廁里!”

  窮酸儒生身子往后退,生怕那老頭再出來給他一腳,不過嘴上卻是不饒人。

  他一邊小心翼翼的防備著,小腿微曲,準備見勢不對就溜,一方面嘴上卻罵個不停。

  富家公子看著這一幕,心底暗暗好笑,大概這就是典型的“慫可惡”。

  不過他輕笑一聲后,眉頭皺得更緊了。

  他實在不敢相信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位,可地圖畫得再丑,也是指向了這里。

  窮酸儒生看到了這個少年人,立馬喝道:“哪來的富家公子,別以為穿得好我就不敢揍你!”這窮酸似乎是被老頭欺負了下,心里面正憋屈呢,正好看到了這個瘦弱的少年人嘲笑自己,便更加的生氣,正好散散自己的火。

  這窮酸儒生挽起了袖子,便朝著富家少年人走來。

  “我是來討杯酒水喝的!敢問此處有么?”

  窮酸儒生一愣,隨即說道:“水沒有,只有酒,快走快走。”

  “不知道有些什么酒呢?”此言一出,窮酸儒生收起了臉上的不耐煩,立馬說道:“我這兒啊,有富水春、若下春、土窯春、石凍春、松醪春、竹葉春、梨花春、羅浮春不知道你要哪一種?”老窮酸有些緊張,手指不停的摳著手心,手心里微微冒汗,他緊緊的盯著面前這位少年富家子。

  后者搖了搖頭道:“這些酒,尋常店家到處都有,我又何必來你這!”

  “那你要什么酒?”窮酸儒生反問道。

  “這些酒啊,名字里總帶一個‘春’字,華而不實。此番前來,只為一種酒!”他頓了頓接著說道:“我只要一壺思鄉的梅子酒!”

  老窮酸心砰砰直跳,有些激動,等了這么多年終于要等到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緩了一口氣。

  “思誰的鄉,思何處的酒?”

  “思萬千百姓的鄉,思長安的酒!”此言一出,老窮酸也顧不得臟兮兮的手,一把拉過了少年人,走進了屋里。

  隨后他立馬拉來了老頭,對著富家少年人齊齊拜下。

  少年人扶起了兩人,這才仔仔細細的審視著兩人。

  那老窮酸穿著麻衣,袖口上還有不少的油漬,一張嘴便露出了一口大黃牙,穿的是學子的衣服,發髻也弄有模有樣,只是這氣質倒像個潑皮無賴,哪里有半點讀書人的氣質。

  另外一個老頭倒是很尋常,就像鄰家老爺爺一般,不過他那一個鷹鉤鼻顯得有些陰翳。 “就你們兩?”

  少年人有些不敢相信。

  窮酸儒生點了點頭道:“我們二人負責南鳳城情報,不知上使是?”

  窮酸儒生想確定少年人的身份。

  富家少年人把包袱放了下來,露出了里面的幾截銀色的槍桿,隨后從懷中掏出一塊令牌,遞了過去。

  窮酸儒生和老頭看到那塊寫著一個“姜”字的令牌時,頓時大驚,齊齊一拜:“屬下參加將軍!”

  隨即小心翼翼的問道:“將軍此番前來,不知是為何,將軍若有吩咐,隨意排個人來就行,何故親自冒險?”

  少年人不再掩飾,揉了揉自己的臉,隨后慢慢的撕下了一層皮,露出了姜明的真容。

  “你們便是圣皇和我義父安插在南鳳的探子?”姜明淡淡的問道。

  “回將軍,對,我等兩人在這南鳳城已十幾年了,第一次接頭。”窮酸儒生恭敬的問答道。

  “那是不是忘記身份了?”

  老窮酸聽聞此語,立馬大驚。

  “屬下不敢,這十幾年來,屬下兩人兢兢業業潛伏于這南鳳城,不敢有半點懈怠。”

  姜明坐了下去,示意半跪在地上的兩人站起身來。

  “那你們可知道郭安林?”

  老窮酸點了點頭,立馬回道:“當然知道,這人原是太守沈奉遠的幕僚,不知道犯了何事,被柳承郎剝了皮,如今晾在了這城南的監牢里。”

  姜明有些驚訝,看樣子這兩人不認識郭安林。

  頓時一個想法浮現在他的腦袋中,陳平這個人在他心中也越發的神秘了起來。

  這郭安林是陳平的人,可自己義父和圣皇的探子卻不認識郭安林,那莫非……

  姜明不想多想,也不想深究,畢竟說到底,不管這郭安林屬于哪一方,終究是為了他們才沒了性命,自己無論如何都有責任幫這個忙。

  “那最近這南鳳有沒有什么奇怪的人,特別是沖著郭安林去的?”姜明淡淡的問道。

  那鷹鉤鼻的老頭立馬回答道:“有!最近沈奉遠要帶一批人進大牢里面,我感覺應該就是沖著那郭安林去的,而且我……”他頓了頓,有些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說吧!”

  “我遇到一個外地來的少年郎,他的偽裝在我們行家眼里很粗糙,一直在大牢門口徘徊,似乎還和沈奉遠有什么約定,不過我也不敢確定。”

  老頭說著,偷眼瞧著這位少年將軍。

  “沈奉遠?”姜明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 是名士沈江誠之子,這南鳳的太守,不過他父親是名士,兒子卻不是什么好東西!”

  姜明現在必須要更多的了解這南鳳城。

  “哦,怎么說?”

  “他貪慕虛榮,屬下懷疑他部下郭安林之死便是因為受了他的出賣!”老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姜明是個很敏銳的人,立馬問道:“你和郭安林很熟?”

  老頭恭敬的回道:“說不上很熟,只是郭幕僚曾經被抓的時候,屬下在南鳳大牢里當一個收尸人,和他簡單的聊過幾句。”

  “他人怎么樣?”

  “純正的儒生,談吐、舉止皆為不凡!”

  姜明點了點頭,他已經能夠確定老頭遇到的少年人便是徐長安,只是現在不知道徐長安去了哪,要盡快找到他才行。

  他想了想,接著問道:“你說那沈奉遠最近要帶一批人進入大牢,是什么時候?”

  既然徐長安知道沈奉遠要進入大牢,那徐長安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姜明決定到時候一同進去,由他暗中照應徐長安,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就在剛才,估計此時已經進去了!”老頭實誠的回道。

  “糟糕!”姜明暗道了一句,拿起了包袱,迅速的帶上人 皮面具,問清了南鳳大牢的方位,便跑了過去。

  ……

  一行二十多人,慢慢的進入了大牢。

  監牢分為上下兩層,上面一層關的皆是一些無關緊要的犯人,而下面,則不一樣。

  地面上只有一層建筑,而下面卻是往下挖出了一個監牢。

  徐長安他們自然掠過了上層,直接朝著下層走去。

  陰暗,潮濕。

  臺階一路往下,才下了幾步,一股股陰風便在背后吹起,吹得他們后背發涼。

  沈奉遠和他的護衛雖然進出過多次,但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更別說那些第一次進來的平民了。

  一路往下,大概下了有兩三米的樣子,他們終于看到了這地牢的真正大門。

  只是讓他們膽寒的是,一塊人皮被釘在了上方,風一吹,便不停的晃蕩,再配上那些明暗不定的燭火,不少人幾乎想落荒而逃,甚至很多人被嚇了不敢繼續往前。

  黑暗中,沈奉遠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諸位繼續前行吧,若是不想你們親人也如此,最后進去好好勸勸!”

  說著,便直接掠過那塊人皮,視若無物,走了下去。

  饒是如此,大多數普通百姓仍然不敢前行。

  徐長安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塊人皮,咬咬牙,率先跟了上去。

  求收藏,推薦。


重要聲明:小說“一劍長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 <menu id="wumke"></menu>
  • <menu id="wumke"></menu>
  • 越南五分彩129期走势图 新时时免费预测 11选5网上投注 三分pk在线计划 海南老牌网上投注平台 北京快乐8五行漏洞 2002年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 捕鱼大富翁最新版官方版 北京pk时间结束 华东六省十五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