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宇極天下 第25章 孤獨求敗的過往


  是夜,繁星點點,月光朦朧,如同一層紗。

  矮山峰上縈繞一層淡淡煙霧,弱小的火苗在跳躍。而火苗上還有半只烤的金黃的兔子。

  金黃的汁液從兔子身上滴落,在火苗上發出“噗噗”聲。

  而篝火旁,還有一些散落的骨頭,伴隨著一些酒壇。

  “我說老大,你整天板著一個臉,不言茍笑。真不曉得怎么會有人喜歡你”林子豪臉紅脖子粗,渾身一股濃濃的酒味。有股酸味。

  “就是,真不曉得哪個女的能夠看上你,小爺我長的英俊瀟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怎么沒人喜歡我”此際云凡雙眼通紅,布有血絲。

  之前曾聽聞,在秋云閣有孤獨求敗的相好,雖沒有證實,但他也沒有反駁,這讓云凡堅信孤獨求敗有相好之說。

  倒是他自己,如今已經是成年之人,到現在還是一個雛,更沒有經歷過愛情。心中倒也酸澀。

  孤獨求敗本就少語,也許是因為性格本就如此,又或者曾經經歷了什么難以承受的變故導致他變得冷漠寡言。

  面對兩人的調笑,孤獨求敗沒有反駁。此刻他已經喝了幾壇老酒,饒是以他的修為,也醉醺醺的。

  這一刻,他躺在矮山峰前,望著滿天繁星。眼神迷離,神色出現了絲絲的笑意,但給云凡的感覺卻有一股淡淡的憂傷。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孤獨求敗望著明月,似乎忘記了身邊還有人。輕聲細語。

  云凡與林子豪對視,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疑惑。

  他們兩人讀過幾年書,尤其是林子豪,更是飽腹書籍,稱得上是行家。

  他沒有想到孤獨求敗沉默寡言,冷漠淡泊的一個人居然會作詩。更讓他想不到的是,這詩里面表達的情感。

  十年生死兩茫茫,說的是生死兩隔。

  林子豪在想,是與誰生死兩相隔?難道是孤獨求敗的愛人?

  不思量,自難忘。不想去想她,卻在心里深深扎根,難以忘卻。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埋骨之處離他有千里遠,想要訴說心中的思念,可是該向誰訴說?因為思念的人兒早就不在了。留給他的只是孤寂,是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倘若有一天她終得輪回那時候再相見,還會不會認識?畢竟這些年在外闖蕩,風塵仆仆,兩鬢已經斑白。

  他是在思念,不是有人說,孤獨求敗有心儀之人,那他在思念誰?

  從詩中傳出的那中哀傷可以想象出,那個人并不是春雨院的弟子,畢竟詩中所言之人已經遠離人世。

  孤獨求敗似乎沒有看到驚愕的云凡與林子豪,整個人癡癡望著夜空,陷入回憶。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孤獨求敗輕吟,不知不覺間,眼角有淚水滑落。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晚上忽然在隱約的夢境中回到了家鄉,只見那個人正在小窗前對鏡梳妝。

  這一刻云凡兩人終于知道,孤獨在思念一個女人。不然何以用梳妝二字?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兩人互相望著,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只有相對無言淚落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崗。料想那明月照耀著、長著小松樹的墳山,就是與她相識,埋葬,思念年年痛欲斷腸的地方。

  夜極其靜謐,天空的繁星閃爍,似乎在傳達什么。

  云凡看到孤獨求敗眼角的淚水,如果不是孤獨求敗眼角的淚水,云凡以為他是念的別人的詩句。

  也就是因為孤獨求敗眼角的淚水,云凡仿佛穿越時空,看到兩個俊男麗女從初遇,到相識,再相愛,最后卻生死兩隔。

  失去最愛人的痛,那種無奈,那種無助,那種孤獨!根本難以用語言,文字來表述其中一二。

  “哇,好酒!”林子豪一聲舒暢,將云凡的思緒拉回。

  林子豪本就性格開朗,屬于瀟灑沒有壓力的人。

  當他看到孤獨求敗眼角的淚水,以及陷入幻想的云凡,面臨不可自拔的境地,林子豪恰時打破僵局。

  孤獨求敗回神,擦過眼角的淚水。但是精神卻沒那么好。依然充滿悲傷。

  “來來來,接著。酒別停下”林子豪舉杯,一飲而盡。

  云凡知道孤獨求敗神秘,卻不曾知道,原來他還有如此過往。

  “老大,你有心事,不妨告訴兄弟們,說出來心里好受一些”云凡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人,收起那種玩世不恭的心態說道。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罷”一陣清風徐來,孤獨求敗冷不丁的回神。拒絕了好意。

  “小凡,你要抓緊時間,突破應靈。真正踏入春雨院。否則,時間到了,就會錯失良機”孤獨求敗此刻如同一個資深老者,開口教育后輩。

  “我會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云凡想起白天劉三娘渡劫時發生的一切,心中忐忑。

  他懊惱,倘若有實力,根本不會這樣被動,一點事情都做不了。

  “小凡,這個給你”一旁的林子豪略加沉思,從懷中取出一塊獸皮,遞給云凡。獸皮皺褶,卻有異光流轉。

  “你這是?”云凡疑惑。他知道這是林子豪家族不密之傳的靈陣,之前曾見到他拿出來布置。

  “借你一用。等你突破應靈以后記得還給我。”林子豪一臉無所謂的模樣,痛飲一口烈酒說道。

  云凡內心澎湃,眼睛濕潤,他知道林子豪希望他能夠早些突破,才拿出家族中的不密之傳。

  倘若不是拿自己當做兄弟,絕對不會拿出這等寶物來。

  他知道,現在他正需要這等寶物,進行突破。索性就沒有拒絕,而是鄭重的貼身放進懷中。

  “謝了”云凡真誠說道。

  “得了得了,不要婆婆媽媽,像個娘們一樣,我們兄弟之間何須見外。趕緊突破,不要給哥幾個丟臉。不然,看本公子怎么收拾你”林子豪大笑。

  一旁的孤獨求敗也難得露出笑意,只是很僵硬。

  “小爺是純爺們,怎么可能與你見外,像這樣的寶物,再給小爺來個十個八個都不嫌多。”云凡滿臉通紅,酒氣彌漫整個矮山峰。

  “小凡,找打!敢跟二哥稱小爺。毛都沒長起”林子豪笑罵。

  就這樣三人在矮山峰前,推杯交盞,肉香飄逸,不知不覺到了深夜,三個人都有醉意,最后相繼倒下去,呼呼大睡。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宇極天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 <menu id="wumke"></menu>
  • <menu id="wumke"></menu>
  • 重庆时时号码跟网站一样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 昆明桑拿 大圣捕鱼游戏下载 极速时时是否正规 彩摘网牛彩网彩摘吧三d走势 腾讯比分 秒速赛记录app 甘肃福彩快三的开奖 pc蛋蛋数字怎么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