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第五百零六章:被气到见红


  傍晚时分的卧室,开了盏小台灯,沈清侧卧在床沿看着站在地上望着自己的小?#19968;鎩?br/>
  “妈妈、”软糯糯的嗓音响起。

  “恩?”她浅应。

  “想抱抱,”小?#19968;?#21487;怜兮兮开口。年岁尚小的他并不知下太多,只知自家母亲此时躺在床上,他想要抱抱。

  苏幕半撑着沈清望了眼门口,在看了眼小?#19968;錚站?#36824;是偷偷摸摸的伸手将人从地上捞到了床上。

  夜间,小?#19968;?#21557;着闹着要跟她一起睡,苏幕自是不愿的。

  本是一道晚间就回去的人,今日出奇的留在了瑶居,只因担心沈清。

  小?#19968;鎦站?#26159;被她塞给了沈风临,哭闹也没办法。

  而她,陪着沈清。

  怕她出事儿,身旁也没人。

  夜间,婆媳二人躺在床上浅聊着。

  沈清依偎在苏幕臂弯处,有一阵没一阵的聊着。

  “您跟父亲结婚的时候是?#27597;是?#24895;的吗?”沈清随意开口问道。

  “?#27597;是?#24895;,那会儿,青?#20998;?#39532;,在一起认识好多年了,到了适婚的年龄,家里人都提议,当事人没什么意见,就结婚了,”苏幕淡淡?#30041;?#30340;话语应着沈清。

  一边回答着,一边似是在会议?#32972;?#30340;那些往事与这一路走来的艰辛。

  “吵闹是婚姻?#24515;ズ媳?#19981;可少的,我年轻的时候是个意气风发的女子,你想想,在我们那个年代,我父亲是市长,我母亲是大学教授,在?#30001;?#25105;性子泼辣,为人处世?#19981;?#22312;首都这个圈子里都是一等一的存在,后来结婚后,婚前婚后差距太大,你父亲常年出差,我婚后三个月就怀了槿言,在家里时,养的娇气,到了总统府,自然也是受不了任何委屈,?#32972;?#22240;着产前各种不顺就找你父亲哭闹,那时候,没有现如今方便,什么电话视频都是罕见物,那会儿出差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后来、我嚣张?#21709;?#30340;性子越发厉害了,有一次你父亲回家,?#36335;?#19978;有别的女人的脂粉味,我揪着大闹一通,任何解释也不听,后来,吵着吵着,因为就在餐厅,我提着?#35828;毒统?#26469;了,?#38405;?#20197;后,我在总统府一战成名。”说到此,苏幕笑了笑,就连着沈清都感到诧异,没想到温温润的苏幕还有如此剽悍的一面。

  “我比你嚣张?#21709;瑁?#20294;又没有你运气好,我婆婆,从他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讲究什么三从四德,我年少时,毕竟是留过洋回来的,接受过西方?#24149;?#30340;洗脑,?#32972;?#36319;婆婆来一场口舌大战,闹得天翻地覆,那会儿你爷爷说,他就知道将我娶进门家里是要闹腾的,哪里知道如此闹腾??#34180;?#37027;您跟父亲,为何会走到现如今这一步?”沈清这话,问的小心翼翼。

  似是响起了什么伤心事,苏幕叹息了声、而后侧身摸了摸沈清脑袋,道;“景行虽脾性不好,但?#31449;?#36824;是个仁慈的主儿,他不忍去做伤害你的事儿。”比起陆琛,自家儿子仁慈太多。

  太多。

  想她苏家,想那人、、、、死的死,离的离,?#24515;?#19968;个是好的?

  “他从瑶居回去时,我气不过大骂了人一场,他默默受着,最后才道,说是你现在身子不稳,怕?#32972;?#20986;现在你跟前会惹你生气,以至于让宝宝不好,即便那么吵闹,他心里?#19981;?#26159;有你的,但你的做法,母亲是认同的,有些事,说清楚了,便好,倘若此番陆景行不离婚,往后也不会在因这件事情同你闹,我清清是个聪明的孩子。”

  苏幕是站在沈清这边的,不?#20146;?#20986;来的,而是打心底的想去呵护她,呵护这样一个嫁到天家来的不?#30528;?#23376;。“我?#32972;酰?#32570;?#26408;?#26159;你这点聪明,”以至于后面,身旁的死的死离的离。

  回想当年过往,那些不堪已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她与陆琛之间的情爱纠结,不比陆景行与沈清这条路走的容易。

  “陆家只有父亲一个孩子吗?”沈清问。

  苏幕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还有一个女孩儿,她像你一样都是管理商场的好手。”

  “那她呢?”沈清问。

  “死了、”苏幕说。

  眼神中带着些许深意,在细看,既能看见她眼底泛滥的泪花,和那些许回忆往事时才会有?#30446;?#26970;。

  这日,婆媳二人之间的聊天信息量太大,大到沈清整夜都在消化?#23567;?br/>
  凌晨,陆景行从专机上下来直?#20339;?#23621;别墅,此时,沈清并?#27492;?#30528;,望着窗外有灯光打进来。

  她小心翼翼起身,在盛夏的夜晚迎着蝉鸣推开了阳台门,仅着一身单薄的睡衣站在阳台上吹着午夜闷热的风,屋外,?#30415;?#30340;响动声在唱着?#29723;?br/>
  迎着月光,她望下去,只见院子外,停了四五辆黑色的迈巴赫,黑压压的一片。

  二层楼?#35851;?#22661;,并不算高。

  她俯身望去,男人推开?#24471;糯映的?#19979;来,四目相对,二人皆是震楞。

  虽是盛夏,但对于陆景行来说,沈清的穿着依旧是单薄。

  见此,他眉头冷蹙。

  在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还不睡?”她站在楼下望着沈清,不轻不重的话语足以让沈清听见。

  她目光在这漆黑的夜里稍?#22278;?#28572;壮阔,望着陆景行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时、蝉鸣声,响动声,都成了她们二人的配乐。

  相隔数十天,再见,竟觉得?#24515;?#20123;些许陌生。

  她在楼上,他在楼下,男人一身黑西装在身,昂着头在同她言语。

  见她许久不回应,陆先生在喊了声;“沈清。”她回过神,有些蒙圈,“出来透透气。”夜半三更不睡觉,?#29976;?#20040;气?“去加件披肩,外头凉,”他再说。

  沈清摇了摇头,示意不需要。

  即便是隔得远,她都看见了陆景行沉下去半分的面色。

  良久,男人推开院子的篱笆门走进来,瑶居别墅是早年间的建筑,?#21644;?#26159;用简单的栅栏围起来的。没有什么阻拦。

  在多年之后,她回想起这一幕,依旧觉得好笑。

  陆先生站在楼下,脱了他身上西装,而后一甩手,西装飞上了二楼阳台,沈清一个惊颤,伸手将西装接住。

  她从未想过,陆景行还有如此技能。

  徒手飞西装。

  她们像是背着?#39029;?#26089;恋的小孩子似的,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因着家里人睡了,二人嗓音都微微压了压。“披上……”没有温软之意,多了些许紧张。

  她捏了捏手中外套,将将?#30001;?#19978;脱下来的外套,尚有余温。

  且带着陆景行平日?#19981;?#30340;熏香味,总统府的衣帽间里长期挂着香包,这种香包不似香水的味道那样浓烈,淡淡的、柔柔的,但平日里若是跟陆景行抽的烟草味结合起来,有些?#25438;?#30340;味道。

  她拿着外套稍显犹豫不决,陆景行依旧站在楼下昂头望着她。

  四目相对,平平淡淡。

  许是看出了沈清?#30446;?#25298;,陆景行开口道,

  “有没有不舒服?”男人沉稳的嗓音在这夜晚格外好听。她摇了摇头,又点?#35828;?#22836;。陆先生嗓子一阵干涩,而后一句傻子脱口而出。沈清静默了。

  半晌未言语。

  不知是对他那句傻子感到不高兴,还是陆先生的突然到来让她不高兴。

  自二人从吵闹那一番过后,沈清不在?#26376;?#26223;行展露关心,即便此时,凌晨两点他站在漆黑无痕的夜里,她也未曾询问一句。只是视线淡淡?#30041;?#30340;望着他。

  分开月余再?#30001;?#27425;二人谈过之后,这种感觉就变得很微妙,微妙到空气中有尴尬的因子在飞舞着。

  如同那些看不见的?#26223;!?br/>
  远处,灯光在那方亮堂着,好似将天空撕破了个缺口。陆景行站在楼下,然了根烟,沈清?#32842;?#20182;也?#32842;?#30452;至一根烟结束,他拢手点燃第二根烟时院子里空旷的环境里才想起男人沉稳的嗓音,沈清不记得当时站在午夜的阳台上听闻这番话时是何感觉,只知晓,陆景行在这夜出奇的平淡,这种平淡,似是在字斟句酌才会有:“我见过太多貌合神离的半路夫妻,也见过太多为了政绩而将就的婚姻,但不论是哪一种,都不是我想要的,从小,我清晰的知晓自己想要什么,包括婚姻。”他话语很平缓,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低头抽了口烟,而后抬头望了眼站在阳台上身形单薄的沈清。生在这个圈子里,见多了那些外面恩爱如初你侬我侬回家却刀刃相见的夫妻,他不想如此,所以遇见沈前,从?#20174;?#39318;都高官之女有任何牵扯。

  碍于父母的前车之鉴,他并不想将自己的婚葬送进政治里。

  年少时,外人传闻苏幕与陆琛感情多好,多恩爱,其实好不好,恩爱不恩爱,他万分清楚。

  年少时,苏幕与陆琛的争吵,打闹,他见的不少。

  可不管这二人晚上打的如何激烈,到了第二天,总能在人民群众面前上演恩爱夫妻。

  彼时他尚年幼,不知晓这为何。

  直至成年之后,才知晓,这就是她们所谓的顾全大局。

  父母不幸的婚姻,给了他警告,亦或是给了?#20171;?#35328;警告。

  她们二人对于婚姻的选择?#21152;?#20026;谨慎。

  即便后?#20171;?#35328;爱彭宇,宁愿葬?#20599;?#19968;个无辜的孩子,她也不愿自己嫁到彭家,而后参与家族之间的政?#21619;?#20105;。

  沈清依旧抱着他的外套,静静望着站在楼下抽烟的男人,他身上带着一股子?#24405;?#24863;与苍凉?#23567;!?#20320;给的那个选择题,我想了十来天,你知道的,我自幼学习制衡之术,你也说过,我凡事都会权衡利弊得失之后才会做出决定……,”说到此,陆景行的面色在暗夜中有丝丝变化。许是?#38393;?#24773;绪泛滥,有些按耐不住,他抬手吸了口咽,而沈清,此时捏着陆景行外套的手紧了又紧,更甚是身?#30001;?#31245;有些颤栗,她稍有些紧张。对于陆景行的回答,她既害怕又期待。二人婚姻行止如今,许多事情已经不是单纯的你情我爱?#26031;夜?#30528;许多利息与国家稳定。

  她走了?#35762;劍?#25206;住身旁?#29238;恕?br/>
  依旧静静望着陆景行,似是在等他二选一的答案。

  陆景行的答案重要吗?

  很重要。

  关乎着他们是合还是离。“我在政治上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关乎国家命运,因此,我谨小慎微,我从小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无论是交际圈,生活圈,娱乐圈,私底下,无人时,细微处都如?#35851;?#20912;,如临深渊,我从不敢放纵自己,任?#25105;?#20999;?#21152;?#33258;己的运行轨迹,可直至遇见你,我才知道人生当中所有的一切都会有所?#35851;洹!?#31354;气中弥漫这一股子淡淡的烟味。

  沈清抓着?#29238;?#30340;手紧了紧,只听陆景行在道;“既然已经?#35851;?#20102;,我便没想在回归原点,你给的选择,我选其一。”


重要声明:小说“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25945;?#31354;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 <menu id="wumke"></menu>
  • <menu id="wumke"></menu>